#对于贫穷,你有哪些深刻的记忆?# 我这并不算穷,是很很无助。早上出门上班,骑电动车去地铁口,发现公交卡没带,那时候还没有“大都会”这款软件,要么现金买票,要么刷卡。因为上海赛车场这一站很偏,周围没有任何营业设施,我第一反应是找工作人员,想问他们借五块或者十块钱,给他们转账,可是他们都说他们上班穿工作服,口袋不给带东西,于是我就向来往的行人借,问他们带没带现金,我给他们转账,可是我一次次的低头,换来的却是一次次摇头,我问过年轻人,问过中年人,问过老年人,问过男人也问过女人。可是没有一个相信我,我知道他们那把我当骗子,我本来就是一个内向的人,不善于表达,当时没有镜子,而我的脸却火辣辣的,我知道我的脸是通红的。当我问了二三十个人后,我感到无助,感觉像是在乞讨一样,与世隔绝。我想过请假,然后骑电动车回去,但是我舍不得我的工资和全勤奖。我真的没法想象我明明手机里钱却用不了的感觉。当我真的失望透顶向回走的时候,我看到了最后的希望——卖早餐的阿姨。于是我买了早餐,多付了她钱,和她说明原因,然后颤抖的接回她找回的零钱,向她重重的说了一声“谢谢”。那一刻,我感觉我腰杆都直了。我没有怨恨他们,因为我想过,如果有人问我要现金,我会不会给,那时的我出奇的镇定,我只是替这个社会感到悲哀。 

#对于贫穷,你有哪些深刻的记忆?# 我这并不算穷,是很很无助。早上出门上班,骑电动车去地铁口,发现公交卡没带,那时候还没有“大都会”这款软件,要么现金买票,要么刷卡。因为上海赛车场这一站很偏,周围没有任何营业设施,我第一反应是找工作人员,想问他们借五块或者十块钱,给他们转账,可是他们都说他们上班穿工作服,口袋不给带东西,于是我就向来往的行人借,问他们带没带现金,我给他们转账,可是我一次次的低头,换来的却是一次次摇头,我问过年轻人,问过中年人,问过老年人,问过男人也问过女人。可是没有一个相信我,我知道他们那把我当骗子,我本来就是一个内向的人,不善于表达,当时没有镜子,而我的脸却火辣辣的,我知道我的脸是通红的。当我问了二三十个人后,我感到无助,感觉像是在乞讨一样,与世隔绝。我想过请假,然后骑电动车回去,但是我舍不得我的工资和全勤奖。我真的没法想象我明明手机里钱却用不了的感觉。当我真的失望透顶向回走的时候,我看到了最后的希望——卖早餐的阿姨。于是我买了早餐,多付了她钱,和她说明原因,然后颤抖的接回她找回的零钱,向她重重的说了一声“谢谢”。那一刻,我感觉我腰杆都直了。我没有怨恨他们,因为我想过,如果有人问我要现金,我会不会给,那时的我出奇的镇定,我只是替这个社会感到悲哀。 收起全文

简介

每天你第一时间最想说的话,来这里痛快表达吧

查看全文